主办单位:中国物品编码中心 | 中国自动识别技术协会 | 《中国自动识别技术》杂志社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关于我们

  人才培养  正文

条码技术在缺陷化妆品召回中的 解决应用方案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11日 来源:中国自动识别网

随着经济全球化、电子商务的普及以及人们生活水平的提升,化妆品产销全球化趋势越来越明显,很多女性乃至爱美的男性朋友们都在使用产自全球各国的化妆品品牌,很多国际品牌有着广大的消费群体,并且遍布世界各国。
在我国,食品、化妆品和医疗用品属于特殊商品范畴,这些商品如果出现质量问题,缺陷的产品将对消费者产生巨大影响,且随着互联网在商业领域的广泛应用,很多消费者通过“网购”“代购”“跨境电商保税店”等渠道购买海外化妆品,这给缺陷商品的召回带来了很大困难。很多一线大牌也发生过因为产品质量问题被消费者诟病的案例。
 
化妆品缺陷产品召回与追溯的现状
我国化妆品缺陷产品召回与追溯存在问题
缺乏基本法律规定   
同西方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缺陷产品召回制度相对落后,目前还没有对专门化妆品缺陷产品召回立法。
现有召回制度只针对汽车、食品、儿童玩具、药品等特殊产品,对一般产品的召回仍处于无法可依的状态,很多产品例如家用电器、化妆品等领域存在召回立法的空缺。   
召回和追溯系统不完善
目前化妆品的可追溯系统主要利用GS1等信息标识技术,条码技术、RFID技术、EPC(电子产品代码)等信息采集技术,EDI、GDS(全球数据同步)等信息交换技术,GIS、GPS等物流跟踪技术,通过建立产品供应链各个环节信息的标识、采集、传递和关联管理,实现信息的整合、共享,但是目前供应链上各个企业之间存在数据采集不及时和无法实现信息共享的问题,还不能做到既可以“顺流而下”进行跟踪,又可以“逆流而上”进行溯源,需要搭建一个切实有效的可追溯系统,这样才可以实现整个供应链上所有环节的责任制。
化妆品产品中使用的条码技术
条码按使用目的分为零售条码和物流条码。零售条码是以直接向消费者销售的商品为对象、以单个商品为单位使用的,属于一维条码,有EAN、UPC系列。它们印在一矩形方块内,其中有粗细不等、黑白相间的竖条,在竖条下端有13或者12位数字组成。EAN条码有13位数字如图1所示,最前面的三个数字表示国家或地区的代码,GS1已将前缀690-699分配给中国物品编码中心。
 
图1  EAN13条码
 
GS1-128条码是国际物流业中普遍推广使用的全球通用物流条码。采用GS1-128条码,可以标识生产日期、有效期、交货地等信息,对产品进行“精确”追溯和召回时,通过GS1-128条码是可以实现的。
 
图2  GS1-128条码
 
条码技术的具体应用
当某化妆品出现问题需要被召回时,存在两种情况,一种是厂家发现问题主动召回,一种是消费者发现问题通过售后处理平台,厂家检查后实施召回。
无论消费者通过线上网络平台或是线下实体商场购买,有时外包装已经丢弃,化妆品的商品条码无法反馈给制造商,企业很难实施精准召回。这时就需要使用消费者在网络平台购买时的“订单编号”或者在商场购买时的发票或者购物小票,该订单编号对应了该商品全球唯一的“物流条码”,也就是GS1-128条码,GS1 -128条码是伴随货物流动的全面、系统、通用的重要商业信息手段,主要用于运输、仓储等物流标签上,是供应链中用于标识物流单元的唯一代码,对应国家标准是GB/T15425-2002,是国际物流业中普遍推广使用的全球通用物流条码,且每个GS1-128条码都是全球唯一的。
生产厂家通过订单编号查询到商品全球唯一的GS1-128物流条码,由于GS1-128应用标识条码非定长,企业可以根据实际需要自行添加条码内容来赋值,比如生产前的原材料供应商、原材料具体批次等和生产后的生产时间、生产批号等,有了GS1-128条码就可以查询具体的生产时间和生产批号,找到问题的根源,大大节省了时间成本,便可以实现缺陷化妆品的“精准”召回了,具体召回流程如图3所示。
 
图3  缺陷化妆品召回流程
 
条码技术在缺陷化妆品召回与追溯体系中的构建
体系构建思路
基于化妆品的供应链流程以及化妆品本身保质期短、运输易破碎等特征,国内批发零售市场基础设施薄弱,缺乏信息化设备,不适于在销售点和其他卖场设置追溯查询终端以及前述大多技术。条码成本较低,有完整的标准体系,且因为其快速便捷的特点而成为首选,消费者可以通过条码查询到产品的原材料来源、生产时间、各环节的检验结果以及相关负责人等信息,实现所购买产品各环节的追溯。同时,通过与中国商品信息服务平台数据库的连接,企业利用该体系不仅能实现供应链责任制,也可以实现供应链集成,检验机构信息资源共享以及其他增值服务。
追溯体系的内部结构主要由供应商管理子系统、企业生产管理子系统、信息子系统、分销商管理子系统、质检信息子系统、消费者查询子系统六部分组成,各部分自成体系,并通过互联网相互连接。各部分主要功能如下:
供应商管理子系统 化妆品各种原料的供应商产品质量安全信息的跟踪与追溯的系统,包括原料的产地、规格,供应商绩效管理,以及原料从产地到生产企业的物流追踪。
企业生产管理子系统 化妆品生产企业内部用于产品质量安全信息跟踪与追溯的系统。
分销管理子系统 对各级分销商采购品种、规格、批次、数量跟踪的系统,可以明确每个供应商采购化妆品的类别,以及进出分销商仓库的时间。
质检信息管理子系统 企业内部质检和外部政府监管部门使用的外部质检信息系统。内部质检可以对产品的每一关做好监督管理;政府监管部门可通过其了解化妆品生产企业的基本状况与产品溯源信息,掌握企业产品的执行标准情况、原材料来源及产品流向,对企业产品的质量及安全性进行监督管理。
消费者查询子系统 消费者通过信息平台等方式,查询化妆品的成分、原料供应商、生产日期、批号、质量检验等方面信息,做到放心消费。
缺陷化妆品追溯与召回体系构建流程
从图4所示的召回流程图可以看出,召回的点主要发生在三个环节,一个是企业内部,两个是企业外部。企业在内部生产制造过程中,前后工序在质检部门未通过时,会进行召回。企业外部有两种情况,一种情况是产品完工后,进入流通环节到了消费者手中,出现质量问题实施召回;另一种是完工的产品召回后,确定是供应商原材料质量问题,通知供应商将原材料实施召回。
 
 图4   召回与追溯体系流程
 
缺陷化妆品的分单元追溯与分级召回
通过将各个追溯环节划分成不同的追溯单元,对GS1-128条码增加表示内容,每个追溯单元都进行批次管理,各单元之间相互关联,从而实现整个体系的追溯管理和分级召回。
将整个追溯环节划分成企业外部追溯和召回的分销商追溯单元和供应商追溯单元及企业内部追溯和召回的生产商内部追溯单元两个大的单元。
企业外部追溯
分销商的追溯
问题产品召回后,分销商内部的追溯可分为库房、一级销售网点、二级销售网点等几个大的追溯单元,然后再向下一级进行细分。为了实现召回产品的“精准”定位,企业可以根据销售网点和库房具体数量,给GS1-128条码增加表示内容,分2-3位专用,以识别销售网点和具体库房,例如库房又可以按不同的品种、储存方式或者生产厂家进行区域划分,每个区域又可以按零部件种类进一步细分编码,直至细分到某一个具体产品为止,这样就实现了每件化妆品的单品逐级追溯。
供应商的追溯
召回的问题产品如果经检测属于原材料问题的,则需要将问题原材料退回厂家,供应商需要追溯和召回问题原材料。这时,企业同样可以给GS1-128条码增加表示内容,分1-2位给供应商,供应商内部又以原材料库房、生产线、生产车间、半成品库房、成品库房为二级追溯单元,原材料库又根据原材料批次号、仓库分区等再进行编码细分。通过一级一级往下细分,逐步实现原材料的精确追溯。
企业内部追溯
化妆品生产过程中,工序与工序之间,也需要经过企业内部质检,如果在出厂时发现有质量问题,要追溯到底在哪道工序出了问题,就需要进行内部追溯和召回了。企业可以给GS1-128条码增加表示内容,分1-2位用来表示生产工序,生产工序又以生产车间、仓库等为二级追溯单元进行编码,实现精确追溯。
通过对每个商品全球唯一的GS1-128条码增加表示内容,可以实现问题产品的分级追溯和召回,实现“精确”定位。
尽管以射频识别标签为代表的新技术已经问世,但是依然没有撼动条码在全球众多行业的稳固地位。化妆品作为单品价值高、消费速度快、质量要求高的快消品行品,还需要更完善的条码技术和信息化设备,来提高生产效率,实现产品的“精准”跟踪和“准确”召回。
随着技术的发展和信息化的提升,表示商品信息的商品条码和进行商品追踪唯一标识的物流条码,将来也会由一维条码向二维码发展,消费者只需扫描单件化妆品的二维码便能获取商品的所有信息,厂家也可通过芯片植入技术,监控全球各个国家的每一类化妆品单品,实现问题产品的“精准”召回。
重庆工业职业技术学院 侯月 孙海瑛 柯焰 赵小浪

指导教师:邓莉

(作者单位:重庆工业职业技术学院)

延伸阅读:

声明: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自动识别网、《中国自动识别技术》、《条码与信息系统》”的所有作品,版权均属于中国自动识别网、《中国自动识别技术》、《条码与信息系统》, 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他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自动识别网、《中国自动识别技术》或《条码与信息系统》”。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自动识别网、《中国自动识别技术》、《条码与信息系统》)”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文章内容仅供参考。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他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将内容传真至010-84295675,以便本网尽快处理。

高端访谈 更多>>
SML:以RFID技术传递新价值
孙苑琳 2014年毕业于波士顿大学传播学院;2017年加入SML集团,担任RFID 科技高级副总裁。怀着对科技行业的热忱,致力...
有效安全的数据:医疗信息...
斑马技术《2022中国医疗行业前瞻报告》显示,中国正处于临床移动信息化转型的开端,中国各地的医院正在扩大临床移动性...
安全才是企业竞合的力量
2019年OSSRA报告提供了商业应用程序中开源风险管理的状况概览。报告表明目前仍然存在重大挑战,绝大多数的应用程序包...
Imagination:在无穷想象...
Andrew Grant于2018年加入Imagination,担任高级总监,负责人工智能的战略业务发展,并构建更广泛的人工智能合作生态...
杂志专区 更多>>

《2019第6期》

《2020第1期》